缓和疼痛 EMDR X 涂鸦 X 心理剧李政洋身心诊所

  • 782views

这是参加EMDR用在医疗及身体状况工作坊的第三篇心得文。Esly Regina Carvalho博士,在巴西开设心理创伤诊所,她同时是EMDR治疗师以及有心理剧的训练背景。在治疗中尝试将涂鸦(Draw protocol)、心理剧与眼动减敏与历程更新(EMDR)结合,应用在许多经历医疗处理、或是身体疼痛所影响的情况。

在 Esly 15岁的时候,当时医疗还没有现在这幺发达。她的医师帮她检查甲状腺,没有超音波等非侵入性的方式可以用,需要拿一些细胞出来检查。当时检查后,似乎也没有造成什幺立即的影响。在她已经成为治疗师之后,身体出现了一些状况,可能需要做手术。只是这个一般来说,不太会有甚幺后遗症小手术,却让Esly莫名的焦虑恐慌。她请治疗师就这个情况为她做EMDR,才连结到15岁当时,接受处置时疼痛,仍然记忆着,告诉她侵入身体的手术是痛苦的。她做完EMDR后接受了手术,特别请医师儘量不要让她感觉到痛。这次经验,让她对于评估多了些亲身经验。
治疗中关于医疗与身体状况评估:注意身体疼痛/不适有关的情境、手术、医疗处置(例如: 化疗、不孕症治疗)、诊断预后新得到的资讯(例如怎幺被告知诊断、如何处置)。 可能的治疗标的,可询问案主: 知道自己得到癌症,最糟糕的部分是甚幺?
Esly 分享三个与身体工作的方法:涂鸦法 (Drawing protocol for adults)请案主将他们对于诊断或是治疗的经验画下来,或是画出他们身体对于这些疼痛的感觉 --> 成为治疗标的中的<影像>例如对于纤维肌痛症,画出身体的形状、身体的哪些位置在痛。提醒案主,大部分的成人画图都不会比5岁孩子好。(涂鸦即可!资讯量就很充足) 也可以邀请案主画出正向认知。
与身体面谈: 角色交换这是心理剧的技巧,前面步骤与EMDR 标準流程一样,想像那个场景/画面,但是要请案主与自身的疼痛/症状角色互换。透过角色转换,我们可以获得之前没有触及的资讯。
例:我请你不要再当(自己的名字),请你假装是膝盖疼痛(扮演的疼痛/症状)。如果我是记者,我想请你回答一些问题。我想请你以膝盖疼痛的身分,回答我这些问题。(答案要从进入那个角色的位置来做回应,例如以膝盖疼痛的角色来回应)
接着以案主以角色互换的位置来做历程更新,几次双侧刺激后,可以使用认知交织的方式(第三点会说明),来访问处在角色互换的案主。请案主保持在角色互换的位置来回答,而不是那来做治疗的案主。记得治疗结束之前,要做去角<我不是(扮演的疼痛/症状)我是(自己的名字)>。
认知交织认知交织是治疗师在历程更新卡住时,会提出的简短陈述/问题,用意是想扩展案主的觉察,将原本没有想到的经验/不知道的资讯,可以用来协助历程更新继续进行。 Esly提供几个在与身体症状角色交换时,可以使用的认知交织。·       询问疼痛、症状的名子·      请问你已经存在多久了?·      发生了甚幺事情,让你进入到案主的生活中?·      你对于案主所做的工作(帮忙)是甚幺?·      有什幺样的"药物"(象徵性的,不是指真的药物),可以有帮助?
在人的寿命逐渐延长的同时,接受医疗、遇到身体病痛,可能是无法完全避免的经验。或许在治疗身体病痛的疗程里,加入创伤知情的观点,透过合适自己的方式,来善待自己的身体。或许可以缓和疼痛、身体症状在生活中造成的影响,让生活的品质更好。
延伸阅读:·      慢性疼痛以EMDR协助EMDR辅助高敏感人、多元性化学敏感症疼痛emdr医疗角色症状案主esly认知